切换到宽版
  • 2860阅读
  • 0回复

另类代练工作室,当玩游戏变成一种职业

楼层直达
hxtg 玫瑰花

头衔: 圣骑士
Uid: 591 尚未绑定靓号,此帐号可能会被系统回收
性别:   

 发帖:   451 (帖)

 精华:   1 (帖)

 R金:   78717 (G)
 威望:   765 (点)
 贡献:   0 (点) [邀请]
 彩钻:   2089 (个)
荣誉勋章

查看勋章介绍

— 本帖被 admin 执行加亮操作(2013-05-16) —
玫瑰花
级别: 转/ 级
HP: /
宠物信息
宠物名:
[显示宠物资料]

宠物名字:
MP: /
SP: / 5000
EXP: % [ ]
width=3 height='9'height='9' width=3
与想象中或者说与常见的报道不同,七煌网络的工作环境让人觉得这似乎不是一家游戏代练工作室:整洁的工作区、舒适的宿舍、负责做饭的阿姨,甚至还有MM客服。不过这一切正符合投资人景麒的愿景。在这个只有26岁的老板看来,游戏代练是一个正规的职业,需要有序的行业规范。这个想法从他进入游戏业起就已经产生,他将游戏当作成自己的终身事业,七煌是他实现梦想的第一步。
  七煌网络成立与2012年7月,由40多位玩家组成,相比于常规意义上的工作室,七煌可以称得上人员众多,而且其中部分成员还是《魔兽世界》中的知名玩家。代练员的基本工资从2000元至6000元不等,伴随着BOSS首杀还有多则3000元的现金奖励。工作室平时的盈利点主要是是依靠卖装备、坐骑、头衔等,这就意味着员工的在线时间和收入成正比。因此尽管公司将作息时间定在朝九晚六,但代练员真正工作起来却是没日没夜。
  工作室成员最大有30多岁,从事游戏代练已经有5年,最小的刚满20岁,都是因为喜欢玩游戏聚到一起。但是一直以来代练行业都背负着“沉迷”、“缺乏健全体制和监管” 等负面标签,官方模棱两可的态度以及家人的不理解更让其难等大雅之堂,在这些代练员的心中他们对未来仍然无法确定。
  景麒对此也感到很无奈,他希望可以通过他和七煌成员的努力创造一种新型网游服务形态,让更多的人对代练行业有重新的认识。

这个键盘来自于一家游戏代练工作室,过度磨损让它变得破旧不堪。2013年4月8日,七煌公会拿下《魔兽世界》H莱登的世界首杀,但很快却爆出该成绩系BUG所致,并非正常击杀。随后,公会出面证实该消息,魔兽官方以收回成就与战利品,及72小时封号的方式处理了此事。七煌公会因此引起了玩家广泛关注,其背后的代练工作室则更加引人猜测纷纷。

七煌代练工作室位于江苏省宜兴市一家网吧的三层,前身为塞纳俱乐部,由一群职业玩家自发组建。工作室遵循朝九晚六的上班考核制,为了不迟到,员工大都居住在公司附近。

工作室成员基本为男性,也有少部分女性,办公区域自然的被分成了抽烟区与无烟区。根据资历,代练人员的待遇在2500-6000元不等。工作室里没有明文规定,所以大部分代练可以在下班后接外单做兼职。据代练员称如果足够勤快,一个月的兼职费用可达上万。

为了节约成本及保证饮食健康,工作室请了做饭的阿姨专门负责伙食。有时到了饭点,代练工作还未结束,阿姨只能坐在旁边等待。

成员们陆陆续续过来打饭,但随即就端着饭盒匆匆回到自己电脑桌前,一边吃一边继续工作。

景麒(右),1987年出生,七煌投资人之一,毕业于墨尔本大学金融投资管理专业。大学期间,景麒迷上了游戏,放弃了家人安排的工作投身游戏行业。他认为自己所从事的代练工作没有破坏游戏平衡,并对外界将他们与打金工作室相提并论感到十分委屈。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室投入的是人力、脑力与手工,是技术性的工作,跟其他打金工作室的挂机刷金有本质区别。

景涛(左),七煌的另一位投资人,工作室楼下的网吧也是他的投资项目之一。他正在拜托七煌主成员孙忾(右)为他订购一套售价为1288元的限量版魔兽麻将。

工作室并非景涛主业,平常他偶尔会过来看看。由于业务繁忙,他只呆了十几分钟就匆匆离开,汽车的轰鸣声在安静的街道显得格外清晰。

孙忾(ID:七煌隐藏)是一个狂热的游戏爱好者,也是魔兽世界中名气较大的职业玩家。因此他的兼职订单也更多些,需要常常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。

离开公司后,孙忾到附近的超市买泡面当夜宵,人多时,大家也会一起去附近的大排档加餐。公司的大部分成员来自湖南,孙忾也是。因为吃不惯江浙一带的清淡口味,他们会自备辣酱改善生活。

孙忾在自己的腿上纹了魔兽迷耳熟能详的兵器——霜之哀伤。作为工作室的元老及团长,从塞纳(七煌前身)时期开始,他就带领着20多人在游戏中拼杀。几年来,工作室人员流动频繁,但他一直没有离开。由于官方并不支持代练交易的行为,孙忾对于这份工作隐隐有些担心。

工作室成员在公司附近租了套环境良好的二层复式,有200多平米,月租金3000元。由于部分代练工作在晚上进行,大家的睡眠时间并不规律,早上他们都是匆忙洗漱赶往公司。

团长叶靖波(ID:风云虾)主要负责排团工作,他是工作室里唯一作息规律的人,习惯于早起早睡。当大家还沉浸在睡梦中时,他已经起床洗漱完毕。几年来,他一直坚持吃早餐,注重身体健康。在他看来,现实和虚拟本就应该有明确的界限,凡事应该持中立的态度对待。

5月8日,是市场部周密(ID:小密)的父亲50大寿。因为工作繁忙,周密无法抽身回老家为父亲贺寿,便安排了父母到宜兴旅游:一方面是想请父母好好玩玩尽尽孝心,另一方面,他希望父母能对自己的工作有进一步了解。

晚上,周密邀请了工作室里关系较好的朋友,到当地一家高档酒楼为父亲庆生。周密的母亲说自己其实并不关心孩子赚多少钱,只想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吃饱穿暖。

父母到达周密住处时也闲不下来,一直忙着替孩子整理房间。而负责工作室线上买卖的周密此刻还在电脑前忙碌,没有更多时间与父母多聊聊。

同大多数父母一样,周密的父母并不理解孩子这份工作,认为他只是坐在电脑前打游戏。周密希望得到父母认可,所以除了工作,他还会看不同的书来充实自己。这次安排父母到宜兴旅游,就是为了让他们多一份放心与踏实。

尽管外界对代练行业并不完全认可,但仍然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的加入。小鱼儿,1993年生,工作室里年龄最小的成员。对于代练这份工作,他没有想太多,纯粹是因为自己喜欢玩游戏,跟朋友聊起游戏时也显得非常兴奋。

由于名气攀升,工作室的业务量增大,代练们的工作显得更加紧凑。高强度的工作让代练小三子必须集中注意力,女朋友发了多条信息询问他在哪里,也一直未得到回复。长时间的操作,小三子键盘上的移动键已经磨损的很厉害。

代练工作大都是在重复不断的打副本。由于帐号装备的差异,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,有时代练员打一整天都可能无法打通副本,小三子的脸上写满了沮丧,失败之情溢于言表。

工作室里仅有的几名女生也大都是游戏玩家,但并不负责代练工作,更多的是充当客服角色。她们的待遇相对代练员也要低很多,通常在2000元左右,对于她们来说,未来并不确定。

女客服冉冉曾是著名女子战队LOL ladies的成员之一,与小苍一同参加线上比赛,今年年初,该战队解散,冉冉只好留在工作室。对于未来,她没有太多的规划,虽然她觉得靠游戏为生并不现实,但已身在其中很多年,她不知道离开这个圈子还能做什么。冉冉爱狗,每天上班都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到公司上班。

对于魔兽玩家来说,首杀意味著冠军,这种成绩不仅在游戏圈中备受关注,而且能提高团队的知名度。七煌就因为首杀一事使得线上成交量得以提升,目前月盈利达20万左右。这同时也意味着,代练成员的梦想又多了一份保障。

孙忾的手机里存着七煌成员的大合影,由于人员流动频繁,每一次合影都可能增添一些新面孔,或者少一些老面孔。代练员被视为游戏行业较底层的群体,并不被大众公开认可。而他们始终相信,总有一天,他们能跟“上层”有所交集,被整个行业真正接受。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